鸭脖app官方下载网址进入张元20年电影作品大盘点:《达达

电影不是古老的艺术,电影才100多年而已。我拍了这么多年,觉得对它的探索还远远不够,我觉得电影的高峰还没有到来。

从1989年执导第一部《妈妈》到今年的《达达》,作为中国独立电影领军人物而存在的张元已经迎来了自己拍片的20周年。 “过去禁忌的话题现在完全可以摆在桌面上讨论了,过去不能使用的制作方式现在已经大行其道了,过去不能上映的影片现在通过各种方式也可以被观众看到了。”回顾自己的影路20年张元如是说。从张元的电影中,我们不仅可以看见中国独立电影的脉络发展,也可以感受到改革开放20年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电影、纪录片、MV,张元20年来的作品纷纭芜杂、题材不一而足,但张元觉得都是手法不同,内涵其实是一样。张元认为自己只能做到坚持做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我希望能够影响人,但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侯孝贤对我讲过,他现在觉得拍电影越来越难了,以前年轻的时候每次拍电影总觉得很有把握,现在电影拍多了,对电影品质的考虑越来越多,就感觉越来越难。”而张元对自己的要求是每年一部,“是同情心和好奇心驱使着我还在拍电影。你有没有同情心,什么样的情感可以打动你?对电影语言、电影美感和表述方式还有没有探索的空间,这是我好奇心的所在。”

张元1963年生于江苏,自幼开始学习绘画,顺理成章的,张元在日后能够顺利考入北京,也是因为他在绘画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89年,他从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毕业,第一部电影作品《妈妈》问世,这部影片是国内第一部自筹资金拍摄的影片,所以也被成为“中国第一部独立电影。”最早张元并不是《妈妈》的导演,他是作为摄影师被邀请进组的,这个影片最初的名字叫作《太阳树》,后来电影制片厂否决了这个拍摄计划,因为张元前期参与了分镜头剧本的编写,他非常喜欢这个电影的故事,所以他决定由自己来完成这部影片,电影的名字也正式更名为《妈妈》。

《妈妈》讲述了一个平凡而又感人的故事,母亲梁丹(秦燕饰)与丈夫离婚后,独立抚养着患有脑残疾的儿子冬冬(黄海波饰),梁丹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冬冬的希望,她坚信儿子的病可以治好,她通过一切努力来唤起儿子的记忆,母亲对儿子那种真挚的感情在这部电影中得到完美的展现。美国《综艺周刊》(VARIETY)评论说《妈妈》是一部“率真而充满感情的电影…漂亮的黑白画面……表演低调但很有震撼力。”秦燕和黄海波在《妈妈》中的出色表演,至善至美到以假乱真的艺术境界,竟使许多观众和资深国际影人们,在对妈妈和东东命运的担忧中,误认为秦燕和黄海波是一对生活中真实的智障儿童家庭里的妈妈和儿子。《妈妈》之后没有在国内发行公映过,但摄制完成之后,《妈妈》陆续参加了上百个国际电影,年仅25岁的青年导演张元开始在国际影坛扬名立万。

在美学上,《妈妈》带来了黑白电影的新诠释,也为中国电影黑白与彩色影像交替的时代,开辟了一片审美新的天地。秦燕饰的妈妈和黄海波饰的东东,在反映着中国智障儿童和他们家庭这个的困境的同时,权释着编、导、演对社会、人生人类命运和文明的探究。

《妈妈》张元在国内电影界小有名气,之后他为音乐人崔健执导了“大陆第一个MTV”《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野》,通过结识崔健,张元对摇滚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样促使他在1992年摄制完成了电影《北京杂种》,这是一部以崔健为主角的摇滚乐电影,电影叙述了一群北京摇滚青年的艰难生活,窦唯、藏天朔等摇滚歌手也出演了这部电影,《北京杂种》也因此被视为“中国第一部摇滚电影”。

《北京杂种》主题集中在一批交杂着现实与幻想又充满着怀旧心理的年轻北京人身上,表达出一种强烈的悲凉感和残酷感,在这群北京青年身上流露着被社会排斥和混乱的人际关系的强烈孤独感。该片故事情节围绕摇滚明星崔健展开,崔健本人的本色演出诠释了青春的迷茫和呐喊。该片情节比较杂乱,大部分演员为非专业,台词满是京骂。崔健、臧天朔、窦唯、何勇等人参加演出,并且他们的音乐作品也穿插在故事之中。

摇滚乐队、怀孕女青年、地下音乐人、穷画家、女大学生……张元用一种不失冷静的镜头默默注视着他们,也注视着这个宏大的北京城:广场、东西长安街上的细雨、夜晚的霓虹灯、地铁的阶梯、胡同的儿童游戏、婴儿诞生的手术台……面对杂种们杂乱的生活,北京依然显得格外沉静。影片一方面还是如同《妈妈》里所做的对社会边缘群体的关注,为某个社会边缘群体进行呐喊和注视。另一方面也开始对社会进行一种烦躁式的批判。该片获得洛迦诺电影节特设评委会奖,新加坡电影节评委会奖,第22届荷兰鹿特丹电影节最有希望导演奖。

1992年到1993年期间,张元还拍摄了艾敬的《我的1997》、陈劲、张雨生、钟镇涛、蔚华、意大利歌星帕蒂等人的MTV作品。

1995年,张元拍摄了他最重要的影片《儿子》。这是一部很难归类的影片,张元本人有时称之为纪实电影。《儿子》是请一家四口表演他们自己的故事。住在张元楼下的一家有对兄弟叫李委和李季,李委曾经在《北京杂种》里做过演员。有一天兄弟俩敲开了张元家的门,第一句话就问为什么不拍他们家的事儿?他们的父亲住在精神病院。当天晚上张元就开车去兄弟俩的父亲,那个印象到今天也不能抹掉。父亲出来看探望者的时候是蹦蹦跳跳地出来的,完全像一个健康的人。坐下来聊天基本上也是没有精神障碍,张元认为他们的父亲没有什么不正常的,甚至比他的两个儿子还正常,他的问题就只是酗酒。就这样决定拍这个家庭的故事。从做出了决定到拍摄用了不到10天的时间。宁岱参加了剧本创作。先是他们家每个人分开来采访,然后结构剧本。

拍摄过程中,这位父亲滴酒未沾。他的表演天才让张元赞叹不止。张元深有感触地说:“最意外的故事不在虚构的影片之中,而往往是在生活中。你常常会碰到一些神奇的事情,比你绞尽脑汁编出的故事要强一百倍。” 一家人重新团坐,直视,面对,以揭开并未愈合但被刻意遗忘的伤疤。这种独具原创性的手法无疑是影片最富有魅力之处:很多叙事段落介于剧情与纪录之间,让人难以分辨,这无疑与张元多年积累的丰富的纪录片拍摄训练有关。这是一部关于人的尊严影片,一家人于此种不堪处境中为维系家庭关系与争取生存做出的不懈努力不禁暗合了包括导演张元自身在内的独立电影导演们的客观的现实处境。

在创造中国第一部独立电影、第一部摇滚电影、大陆第一个MTV等记录之后,张元又拍摄了中国第一部同性恋题材影片《东宫西宫》。影片根据著名作家王小波的同名小说改编,编剧由王小波和张元共同完成。有人认为该影片是具有创造力的探索之作,也有人认为影片相比较原著小说颇为逊色。但该影片为张元当时的独立地下导演身份更为添加了些边缘色彩,同时也获得一些国际电影节的好评。影片中穿插着很多回忆和故事,如女贼和衙役,这让影片更具有些神秘色彩和表现主义风格。但压抑和性别矛盾的冲突,以及控制和反控制的权力状态在人物关系之间转变,影片很好的表现了同性恋文化和权力控制。

在当时情况下,《东宫西宫》公映是不可能的,影片在国际上引发很大的反响,还入围了当年戛纳电影“一种注视”单元,当时张元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已经是同代导演中的领军人物。

《东宫西宫》虽然给张元带来很多国际荣誉,但一直处于边缘状态的张元始终希望能够走入公众的视野,他希望有更多的国人能够看到他的作品,在不断的磨合之中,张元终于等来了转入地上的契机。《过年回家》不仅在威尼斯电影节捧回四座奖杯,在国内也破天荒地通过了官方审查。这位有过十年从影经验的导演,终于得以直面国内观众了这部看似平淡的影片,却给人的心灵以极大的震颤。回想当年《过年回家》公映的情景,张元感叹说最起码知道了在黑暗当中,从灯光熄灭到又再次亮起来之后,观众是个什么反应。《过年回家》后,张元也立志要让自己之后的电影都能走上地面。

与之前《东宫西宫》、《北京杂种》等影片相比,《过年回家》没有向以往那样受到评论界,特别是独立评论界的追捧,其原因之一是这部电影中不见了张元那种冷峻凌厉的锐气,反而多了一种向“常态”回归的倾向。因而这部作品通常也被认为是张元由地下走向主流,“浮出历史地表”的一个转折点。影片中最主要的“引子”无疑是“归家”。因为五块钱引发的误杀,女主角在长达17年的牢狱服刑和改造后,因为其良好的表现被特许于年三十回家一次与家人团聚。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现在的陶兰显然有些不适应阳光下的城市感觉。于是,在另一名女狱警的陪同,或者说牵引下,一段并不轻松的归家之旅开始了。在这里,张元并没有将焦点集中悲剧本身,而更为关心那一段回家——更确切的说是寻家的路程。而这无疑是张元本人心路历程的感性外化。

张元坦诚地说:“拍《过年回家》的创作冲动,是在看一部专题记录片时,被其中的一个瞬间所激发的:几个犯人获得假释,与亲人相间时神态各异,却都分明表现出艺术所难于捕捉到的那种灵魂的真挚颤抖,令人久久难以忘怀。”随后,他便与妻子宋岱深入监狱采访,先后访问了二十多个杀人女犯人,其中就有如同影片中陶兰般的失手杀了亲人的。一次次访谈的积累,更唤起了他心中对这类犯人的某种悲怜情怀而不能自已。他说,十年来,自己一直在探索影象与真实的关系,仅有《东宫西宫》是个例外,采用了艺术雕琢并接近与唯美的笔触;而这一回,突然获得一种新的感悟,探触到以前不曾得到的现实的原汁原味,亦即生活的质感和深度。

在2000年为李阳拍摄了纪录片《疯狂英语》之后,张元还完成了数字电影《金星小姐》,金星是国内的一名舞蹈家,他也是一位变性人,张元在转入地上之后,其作品的独特性性却并未丧失。2002年,张元摄制完成了爱情电影《我爱你》,这是根据王朔著名小说《过把瘾就死》改编而成的电影,之前曾就有一部改编自这部小说的电视作品《过把瘾》为观众熟知,张元此次希望用电影的手段来重新解读这部作品。

《我爱你》的主演由徐静蕾佟大为担纲,是张元转型过程中非常商业化的一部电影,虽然这部影片在当时造成一定的反响,但影片未能如同张元之前的作品一样,在国际上获得很高的评价,张元是否已经失去了锐气的质疑之声也不断传来。张元坦言很大原因也是因为10年前同名电视剧的轰动,让大众对这部电影有了极大的期待,“这种期待很不正常。电视剧的容量可以含括一部小说主题,而90分钟的电影只能记录小说的一种精神,是片段的,这种90分钟的片段具有导演强烈的个人艺术色彩。所以,《我爱你》可能看不见王朔,而只有张元。”

对于这部影片的价值,张元直言不讳:“在我的概念中,没有商业片和艺术片的区别,什么是商业的开始,何处是艺术的尽头?我觉得这种概念本身有问题。电影是很个人的商业艺术品,投资方信任我的艺术个性给了我导演的片酬,这已经开始了一种商业行为。”

《我爱你》的反响虽然不是很好,但毕竟为张元的市场化探索提供了经验,2003年,张元的另一部市场作品《绿茶》公映,影片由当红偶像明星赵薇和演技派影星姜文领衔主演,电影的商业包装更加明显,一个实力派加一个人气派,确保雅俗都能共赏,原始音乐则找了《末代皇帝》的苏聪来做,摄影是杜可风;几个配角里,有名模王海珍,片尾长串的演职员名单里,有一个人的名字被打上了方框显得特别醒目。那个名字是,高枫。

执导《绿茶》源于张元和王朔的一个愚人节玩笑。这年4月1日,张元突然想开个玩笑,就给王朔打电话说:“今晚我要去你家。”放下电话就干别的事了。夜深人静,张元突然接到王朔的电话,问为什么还没有过来,他一直在等着。张元有点不好意思就去了王朔家。闲聊中问工朔最近看过什么好小说,王朔就给他看了《小说选刊》上那篇金仁顺的《水边的阿狄丽雅》。张元看完之后,决定拍成电影《绿茶》。影片的故事似乎很平淡,但张元利用独特的镜头语言和突出的背景色调搭配,让影片有了与众不同的看点,《绿茶》在商业上获得了一定成功,张元的名字也在国内逐渐为大众所熟知。

《绿茶》的极端风格化让许多观众对该影片的“爱情片”定位提出了质疑,它既没有爱得甜蜜柔情,又没有爱得痛彻心肺,而且整个故事也不是以情感的变化作为主线,更像是以揭示吴芳和朗朗的身份为线索的一个悬疑片,其中有关手套的故事还颇有点恐怖的味道。张元却坚持认为《绿茶》绝对是一部彻底的爱情电影,是一部不同以往的爱情电影,。他认为当今的社会人心复杂,对爱情的理解也不会再像对待传统爱情片那样单纯。人们对每件事都想知道为什么,而爱情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就希望深入了解(他)她,生怕被表面的假象蒙蔽。

《看上去很美》准备了6年。张元说,“如果影片成功的话,就是开辟了一个新片种——由孩子出演的动画片。我做片子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完全像真人演的动画片!”尽管在处理和制作上有很大难度,但张元自认“已经成功了”。尤其令张元感到欣慰的是,《看上去很美》打破了内地许多影片“叫好就不叫座”的怪圈,国内外的发行都非常好。国外版权已经卖了20多个国家,国内许多电影院公映后两三个月还在放映。张元以极其开放的创作心态和丰富的表现力拍出了令人捧腹又伤感的主人公方枪枪,那些奔跑中的孩子们释放了观众的情感与天性,更震动你久已平静的心灵。原作者王朔认为《看上去很美》这部电影“光芒四射”,直逼十年前他本人作品改编的《阳光灿烂的日子》,而西方观众则评论说:“令我想起自己曾经也是个恋爱过的孩子。”

但是,张元并不承认这是一部儿童电影。张元说,在他那里,没有商业片于艺术片之分,也没有儿童片或之说,电影只有好电影和坏电影之分。虽然这是一部关于儿童的电影,但是也是一部拍给大人看的电影。同时,当然也是给儿童看的电影。张元说,我们决不能低估孩子,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孩子们说不定还能比大人看到更多的东西呢。原著小说中有很明确的、很显著的一个时代背景,张元拍的过程中把它刻意回避掉了。他不希望把时间直接规定在上世纪50年代或者是60年代,因为不管是在过去还是现在,或者是将来的什么时间,幼儿园里孩子和孩子之间的关系?孩子和老师之间的关系,是不变的,有一种持续性的东西。有时候,既像在真实里面,又像在梦里,“所以我就制造这种模糊的概念,我希望制造一个像寓言一样的故事”。

就在张元事业顺风顺水之际,他却在2008年1月爆出吸毒丑闻,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让所有关于他的新闻都成为负面,还好张元总算走出了吸毒时间的阴霾,《达达》这部影片给张元重新注入了久违的激情,他迅速地振作起来,高效率地完成了本片的拍摄,“电影弥补了生命的残缺,我把对生命的体验放进我的艺术创作中。”

张元用《达达》给现代青年的情感做了一次洗涤和提醒,它划分着当今爱情的价值观,然后毫不强迫你做出任何选择或自我修正,只是用《达达》收藏起那一份宝贵的纯真和浪漫,去祭奠青春,哪怕令你追悔。尽管该片还有一丝丝技术化的痕迹和情节发展中诗意感的理想主义,但无碍本片被顺利欣赏之后所暴发的种种深刻。《达达》在美国圣丹斯电影节放映时,两场首映近600张票被抢购一空,影片放映后反响热烈,更有不少人在电影节调查表上打出五星满分。电影的全球发行权已被海岸线娱乐代理,也是张元的电影第一次被好莱坞商业公司相中,这代表张元电影里越来越多的商业性被认可。2009年是张元导演生涯20周年,《达达》将成为他重新出发的一条新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